首页 视频新播报 典出山西 阁僚兄弟 2017红色优秀网络视听作品评选 我在现场 网友热捧 嘉宾访谈

  《典出山西》232期:谁才是凶狠恐怖的物种

发布时间:2017-08-08 00:00:00|责任编辑:钱龙|来源:黄河新闻网
00收藏视频
视频介绍
时长:20:39  播放:1

编者按:山西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拥有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为了更好地保护和传承三晋大地璀璨的文化瑰宝,黄河新闻网邀请省内文化学者,将散落各处典籍中,有关山西的历史典故、成语故事,经收集、整理、精编,借助网络多媒体表现形式逐一发表,让山西的文化传播得更广、更远。 

刚才提到的几个人中在欧洲和亚洲不断演化的同时,其他还在东非的人种演化也并没有停止,人类的摇篮继续养育着许多的新品种,例如鲁道夫人,匠人,还有我们这种人种,被我们自己颇为厚颜的命名为智人。前面已经提到,我们并非呈线性发展,从古猿到匠人变成直立人到尼安德特人再变成我们。事实上,从大约200万年前到大约一万年前,世界存在许多不同人种,就像今天地球上还存在许多不同种类的狐狸、熊、鹿或者猪。

在Lucy之后经过了一些早期人种的过渡,大约在距今180万年前的时候出现了刚才我们提到的第一个重要人种匠人。为什么这个人种重要呢,因为大家可以看,匠人这个人种有一部分离开非洲朝东边去了。这支东去的匠人一分为二,一部分进入到了东亚,成为了刚才我们提到的直立人,就是北京猿人的祖先;另外一部分则进入了东南亚,另外一个人种佛洛勒斯和索罗人人的祖先。

留在非洲的匠人也没有停止他们的演化,而且经过了先驱人的过渡之后成为了海德堡人,而海德堡人又是智人和尼安德特人的共同祖先,所以匠人这个人种非常重要。他正好站在一个进化的十字路口上,很多古人类的血脉都可以追溯到他的身上。

虽然刚才我们提到的人种之间有许多不同,但还是有几项共同的人类特征。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类大脑明显大于其他动物。另外就是我们可以解放双手,直立行走。但即使这样,我们一直都没有爬上食物链的顶端,很多时候我们跟在其他动物后面吃残羹冷炙,吃他们剩下的骨髓。最早用石头就是用来干这个,敲骨头,吃骨髓。有火之后,人类可以故意纵火,来得到香酥美味的动物、坚果。然而最大的好处在于可以烹饪,减少咀嚼和消化的时间。以前北京人一天咀嚼的时间要超过20个小时。火发明之后就是另一回事。人类可以有更多时间干别的。

大约15万年前,智人出现在世界舞台上,还呆在非洲的那个角落里。我们无法得知它到底是如何演化而来,但无疑他们的外貌与我们一模一样。

在踏上食物链顶端的路上,使用火可以说是卖出了一大步。80万年前,就已经有部分人种偶尔会使用火,大约30万年前,对于直立人、尼安德特人和智人的祖先来说,使用火已经是家常便饭

智人从东非出发,开始征服世界,当他们来到阿拉伯半岛的时候,欧亚大陆多半已经拄着其他的人种。那么这些人种后来怎么啦?关于这点有两种完全不同的理论,第一种是“混种繁衍理论”,讲的是不同人种一见钟情,两情相悦,互相交融。认为智人从非洲迁移到世界各地,与其他人种混种繁衍,而形成今天的人类。根据这个理论,不同人种相互繁衍,今天的中国人应该是智人与直立人的混血儿。

另一种相反的观点,称为“替代理论” ,讲的是双方水火不容,互有反感,发生种族灭杀。根据这一理论,智人和其他人种的生理结构有所不同。智人所做的,就是取代了先前所有的人种,而不是和他们混种繁衍。如果结果真是如此,现今所有的人类只要追溯本源,都能够一路追溯到七万年前的东非,都是纯种智人。

但是10年,有一项为尼安德特人基因组定序的研究结果掀起一片惊涛骇浪。原来,就现代中东和欧洲的人类而言,体内有1%~4%的尼安德特人的DNA,虽然百分比不高,但意义重大。而几个月后的研究结果也表明,现代美拉尼西亚人和澳大利亚原住民最高有6%丹尼索瓦人的DNA。

所以这两个答案都是对的。我们智人确实是对尼安德特人进行了种族灭绝,大约在距今两万五千年前到三万年前的时候,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尼安德特人死在了伊比利亚半岛,今天的西班牙境内,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尼安德特人了。但是他们的基因搭上了我们的顺风车,直到今天。

有的观众可能会说等会儿,你刚才不是说生殖隔离吗,俩物种之间应该有生殖隔离,怎么又基因交融了,这是怎么回事啊?两个物种之间是不是有生殖隔离并不是非黑即白两种绝对的情况,他们中间还有一个灰色地带。智人和尼安德特人都是海德堡人的后人,因为长期的地理隔离逐渐地产生了生殖隔离,但是就在这两个物种渐行渐远藕断丝连的时候,中间他们又有了一腿。

刚才我为大家介绍佛洛勒斯人的时候,相信大家能感觉到这些小矮人和我们现代人相比差距太大,他们无法对我们构成任何实质上的威胁。但是在我们智人征服世界的过程中,其实遭遇过一个强有力的劲敌,我们曾经和他们之间展开过激烈的冲突,甚至还一度处于下风。这个曾经击败过智人的人种,被称为尼安德特人。

成年男性尼安德特人平均身高在一米六五到一米六八之间,其实跟我们现代人差不多,但是尼安德特人极度强壮。欧洲学者在研究尼安德特人的时候,发现他们特别喜欢居住在山洞里,所以就给他们起了一个名字叫穴居人。但是后来欧洲学者惊讶地发现,他们居住的那个山洞经常是从熊那儿抢过来的。

而且尼安德特人可不傻,他的脑容量比智人还大,他们也会制作工具,也会使用火。十万年前的时候,我们智人曾经试着第一次走出非洲,可能是因为水土不服,但是更有可能是因为尼安德特人太过强大了,我们祖先刚一离开非洲立刻就遭到了尼安德特人的迎头痛击。我们智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又蜇伏了三万年,大约在距今六万多年前到七万多年前的时候,智人第二次走出非洲。我们有句古话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那士别三万年呢?

这次可不一样了。这次智人携带着精密的语言,精良的石器,强大的社会组织动员能力以及过人的免疫能力。尼安德特人发现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智人了。我们的祖先大量地离开非洲,进入尼安德特人的地盘,这两个人种在大规模接触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刚才已经说过了。

大家看到的这张图片就是撒哈拉大沙漠。撒哈拉大沙漠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一个沙漠,接近我们的国土面积了。众所周知,它的自然环境极其恶劣,有看过三毛小说的可能都对这个地方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印象。但事实上,对沙漠探险的死亡率远比怕珠穆朗玛峰更高。而且这么巨大的可怕的一个大沙漠横贯北非,正好把非洲出口给挡上了。有这么讨厌的一个大沙漠横贯北非,撒哈拉以南地区的生物要想离开非洲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撒哈拉大沙漠是副热带高气压带的产物,但并不是永远这样。大约在距今十万年前的时候,赤道地区空气受热上升得特别猛烈,这样一来就把副热带高气压带推向了纬度更高的地方,如此一来撒哈拉地区就摆脱了副热带高气压带的控制,迎来了大量的降水,撒哈拉大沙漠很可能变成了撒哈拉大湿地。挡在非洲出口的那个讨厌的大沙漠也就消失了,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撒哈拉地区以南的人或者生物离开非洲了。

不论智人是否罪魁祸首,但每当他们抵达一个新地点,当地的原始人类族群很快就会灭绝。而目前最为一致的结论,就是智人之所以能征服世界,就是因为他们有着独特的语言。

刚才我们提到智人第二次走出非洲,距今七万年前到三万年前,这里他们可能经历了一次认知革命。虽然我们尚不清楚其中原因,但这次一革命无疑是智人能够征服世界的原因。

我们智人祖先征服世界的过程中,有一步特别值得一提,那就是距今四万五千年前的时候,智人祖先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越过海洋,登陆了澳大利亚。大家都知道,澳大利亚和欧亚大陆在地理上是长期隔离的,所以生态系统之间彼此也隔离,四万五千年前我们智人登陆澳大利亚以后,一定会见到一些别说今天的我们,就连当时的他们都闻所未闻的奇怪物种。

比如说有像老虎一样的掠食者,还有像大狗熊一样的双门齿兽。澳大利亚当时的生态系统逗到什么程度,就是除了鸟类和爬行动物以外,这些大型动物肚子这儿都长一育儿袋,就跟袋鼠似的,能把自己幼崽放进去。

这种有袋动物本来是澳大利亚生态系统的最高主宰者,但是智人登陆澳大利亚以后,整个澳大利亚的生态系统重新洗牌。24种体重超过50公斤的大型动物灭绝了23种,剩了一种,就是袋鼠,其他的全让我们智人给掐巴死了。大家知道白令海峡那儿经常连着,那块要不然是零下六十度,要不就是海平面一降直接陆路就通了。一万两千年前,我们智人祖先无意之中从俄罗斯走到了阿拉斯加,这可完蛋了,美洲生物以属为单位灭绝。北美47个属里灭绝了34个属,南美60个属里灭绝了50个属。仅仅两千年的时间就从北美最北端的阿拉斯加,一路疯狂地血洗到了南美最南端的阿根廷火地岛。那些我们都没见过的奇怪生物,像什么猛犸象、乳齿象、大地懒、巨型骆驼、拟狮,这些猛兽的尖牙利爪在我们智人的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智人恐怖到什么程度,给大家再举一个例子。刚才我为大家介绍北京猿人的时候曾经说过,北京猿人有一种天敌是剑齿虎,但是大家想一想,今天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剑齿虎了。有化石证据显示,剑齿虎就是在智人扩张的时候灭绝的。在东非塞伦盖蒂大草原上有一群狮子正在吃一头角马,吃得满脸是血,非常满足,突然有一只狮子站起来,看远处有几个马赛族猎人,手持着长矛和弓箭就朝这些狮子走过来。哇,这些狮子立刻表现出极度恐惧的样子,撒腿就跑。狮子逃跑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地平线的远方,千百年来的生存经验告诉了这些草原之王,谁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

当年剑齿虎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成为了国家博物馆里的化石。大家恐怕不知道马赛人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存在,马赛人是世界上平均身高最高的民族,平均身高两米,裸眼视力可达8.0。欧洲人给他们测视力的时候,发现视力表对他们没用,他们不理解那视力表是干什么用的,就是这儿长俩人肉望远镜。

最要命的就是马赛族曾经有一个习俗叫猎狮,男孩15岁的时候要去杀一头狮子,把狮子尾巴剁下来,拿这些狮子尾巴就知道你是成年人了,可以成家立业了。所以马赛人曾经在非洲草原上看见狮子恨不得追上去弄死。后来还是肯尼亚政府出面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保护狮子。所以今天马赛人已经放弃了他们猎狮的传统,但是大家感兴趣可以去马赛马拉看一看,依然是非常有魅力的一个民族。

其实大家刚才看到的是智人征服世界的线路图,从最北端的阿拉斯加的彻骨极寒,一直到最南端的潘帕斯草原的奔腾兽群,我们智人仅仅用了两千年的时间就血洗了整个美洲,成为世界上分布最广的一个物种。齿虎就是在我们智人扩张的时候从地球上消失的。

最后我想跟大家总结的一点,就是尽管今天很多人戴着眼镜、打着领带、拿着书本,看着还挺斯文的样子,其实我们智人是一个非常凶狠恐怖的物种。我们对别的物种绝不留情,别说对别的物种绝不留情,对别的人种都绝不留情。别说对别的人种,对咱自己都绝不留情,我们智人疯起来连自己都打,就是仅仅因为不同的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恨不得就把对方斩尽杀绝。

今天这个世界上确凿无疑地发现只有两种哺乳动物会自发地组织起来对同类实行种族灭绝,一个是我们智人,还有一个就是黑猩猩。有人说狼也可以,但是目前为止这件事有争论。所以大家可想而知我们是怎样凶狠残酷的一个物种。

没错,我们智人确实是非常凶狠残暴的一个物种,但是好在后来进入文明时代以后,我们发明了很多美好的东西。

我们发明了科学,发明了艺术,发明了礼教,发明了法律,我们要做的,就是用这些美好的东西去压制我们内心中真正阴暗恐怖的那一面,这当然也是我们智人最后的尊严所在。——此段话来自国博讲解员 袁硕

本文内容约70%来自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的书《人类简史》,部分图片及文字来自国博讲解员袁硕。其余部分资料和图片来自网络资料。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