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视频新播报 典出山西 阁僚兄弟 2017红色优秀网络视听作品评选 我在现场 网友热捧

  专访山西籍著名画家、邮票设计家魏楚予

发布时间:2015-09-07 16:08:03|责任编辑:杨丽鹏|来源:
00收藏视频
视频介绍
时长:15:44  播放:1

采访实录:

    主持人:各位媒体朋友们,欢迎大家光临山西藏品阁,请允许我介绍一下坐我在身边的魏楚予老师,魏老师是著名油画作品《求索》的作者,也是中国唯一一位进入到毛泽东菊香书屋创作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受到了4代国家领导人的赞誉和认可,被称为是国宝级的艺术家,是红色经典画派代表性的人物,也是国际公认的“元首肖像”画家。

    魏老师是“百年中华英烈颂艺术大展”的艺术总监,也是中四古代军事博物馆的总体设计师,他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是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教授,在此我们非常有幸的邀请到了书法界和美术界的书画艺术家魏楚予老师莅临我们的山西藏品阁,非常荣幸能对您做一个采访。

    魏老师:谢谢。

    主持人:魏老师您好,我们知道您的祖籍是山西,这次回到太原也等于是回到了家乡,我代表家乡的父老乡亲欢迎您回家。

    您画的毛泽东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尤其是油画中的作品《求索》更是您的成名之作,能谈一谈您的创作感悟感悟吗?

    

    魏老师:好,能够来到山西——我的祖籍,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非常高兴。我今年70岁,可以说只有一次,我6岁的时候到山西我的家乡去看了一下,很久没有回来了。我还是对山西有非常有感情的,尤其是我的家乡是刘胡兰的故乡,也是古代武则天的故乡,山西出了华国锋主席这样杰出的人物。《求索》这个油画最早收藏的就是华国锋主席,而且还让我亲自到他家里去,他非常喜欢这张画,毛主席画的很像,跟他在中南海看到的情况一样,他也是非常的喜欢,而且他说当时第一次见他,他跟我讲,他说我见过你,我说我第一次见您,可能老乡见老乡就觉得特别熟悉。他说见过我,因为当时电视媒体都在宣传,我说您可能在电视上看到的,所以非常亲切,而且我们最后还合影。回山西能够和老乡们一起谈谈我的创作体会,能够把我的作品展示给山西的父老乡亲我觉得非常的荣幸,感谢藏品阁安排这样的机会。

    

    刚才讲的创作《求索》这样的感悟,对我来说,这就是广大的收藏者最先了解我,最先知道我的还是毛主席100周年的邮票。1993年我画的两张《毛主席在陕北》、《毛主席在中南海》,一张两毛的,一张一块的邮票正式发行。作为纪毛泽东同志诞生100周年的中共中央的十大庆祝活动的第六项还是第四项正式发行,在全世界可能发行都上亿了,这是广大集邮爱好者非常的喜欢,后面也是被评为全国最佳邮票,如果是全国任何一个地方集邮的朋友,一说到魏楚予就非常的熟悉,因为他们都会有毛主席100周年的纪念邮票。我这个《求索》这个油画是跟毛主席纪念邮票是有关系的,因为我作为普通的画家,我是无论如何没有可能进到毛主席的卧室、工作室,因为他是私密的生活空间,是外界所有新闻记者、所有的艺术家、所有的摄影家都不能进去的,因为是他个人的私密空间。我因为要画毛主席100周年的邮票,我就提出来我说艺术创作来源于生活,我说一点都不了解毛主席的身边的工作生活的状况,我还是有必要去亲自看一下主席在中南海工作中的这样的一个状态,后来中共中央就批准了这个要求,给了我一个特许,让我多次去实地亲自采访和走访,这是非常珍贵的机会。那么在这个期间,我进入到了毛主席的卧室和工作室这样私密的空间以后,这个感觉对我来讲冲击太大,因为我以往是知道毛主席爱看书,也很艰苦朴素,但是当你进入那个环境以后,他屋里所有的地方都是书,床上书架上所有的地方全是书,甚至于我后来看他的卫生间的马桶旁边小凳子上有很多的书,我感觉是进入了书的海洋了,而且除了中国的马列的书,鲁迅先生的书还有古今中外各种各样的书都有,绝不像有的人说他只看古代的书,什么书都有,我从来没有见任何一个家里面会有那么多的书,到处都是。有的是翻卷的,有的折页的,也得有的插着小条子的,所以我就觉得是进入了书的海洋,然后又看到他的用具,他的床,他的桌子,他的烟灰缸,他用的火柴盒等等,他那是极端的艰苦。我是50年代都已经懂事了,我看他用的东西那个火柴盒跟我在街上买的三分钱的是一样的,我家里就用的,甚至每一个拉三轮的工人都是用这样的火柴。他的床最让我感动的,那个床呢——我在北京长大,也算是国家公务员的家庭,我家里面乃至于我认识的亲戚朋友,所有人这些工作人员都是公家配的床,跟他的是一模一样,我家有五个小孩,五个人的床都是这样的,父母睡的大床也是一样,是双人的,木头的床头床尾,木头的一个床架上面放着一块木头的床板,床板上蒙着一块红的帆布,里面衬着一点棉花,我们也用的那个床,还没有毛主席的破,毛主席的打着补丁,我真没有想到床破了还不赶快换一个红帆布,他也不换还找人缝了一块,因为他是坐在这个地方看书的,他躺在床上看书,他翻过来坐的那个床沿上,有一个小桌子,长年累月坐在这个床边呢,就把床那儿红色的帆布都磨破了,他又不让人换,拿别的红帆布补上一块。就是这个补丁,当然我看了以后,真是有一点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怎么可能是这样的艰苦,比我过的还艰苦,比我们任何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一般的科员的家里都是这样的床,比我们的还破。另外这个桌子,这个桌子的油漆已经剥落了,不知道使用了多少年,还有他的毛巾被封存起来,当时毛巾被都薄的成透明的,可以看见眼的,窟窿小眼特别多,那么当时感觉到这种艰苦朴素,我已经活了几十年,见了不知道多少人,有这么艰苦朴素的人真是不可思议的。

     那么这个情况是不是做出来给人看的?不是,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是毛主席的的私密空间,谁都不允许来看,那么任何一个人想来这里拍个照,不可能。陪同的毛主席的警卫员叫周福明,他说这个环境、这个空间是毛主席日常工作生活的空间,因为他对毛主席送饭,他就经常看到,这个空间没有任何的资料留下来。我说中央新闻纪录片也从来没有拍一些资料,都是在公共的地方拍照,这全是真实的情况,就是中央委员,周恩来这些人可以来,开会的话也就是搬个凳子,这就是中央的最高会议了,经常就这个样子的。所以这是一个极端的真实的原始的空间,甚至于当时因为毛主席当时大家都知道地方,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说法,甚至于上面有一些领导就准备把这些东西处理掉,我一听觉得这样真实的空间和真实的毛主席生活和工作的空间,我身为画家看到了,其他的人不可能看到,其他人永远不可能看到,我心里有一种责任感,我应该把真实的历史记录下来,然后传给子子孙孙,让大家认识到真实的毛泽东主席。

    主持人:讲的非常好,我听说有国外的收藏家想用1.1亿元去收藏您的《求索》,被您拒绝了,您当时是怎么想的呢?

    魏老师:这个画不是可以用金钱衡量的。我觉得《求索》应该留在中国,应该给中国的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有的朋友想印刷,他们想争得版权的同意,我说你们去做,你们没有什么钱,你们喜欢这样的画,你们去做,你们没有就不用给我,我希望这张画能够像他们说的,他们要让这张画走进中国人千家万户,这是好事,这是中华民族的好事。 

相关评论